博物馆用这件国宝代言,将祝福送给湖北,让我热泪盈眶

因为疫情的影响,这个春节过得很不一般,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有许多地方未能复工。湖北无疑是损失最为惨重的,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普通群众,都承受了巨大的伤痛。逝者已矣,生者还要负重前行。各省派出一批又一批医务工作者前往一线,为我们筑建了钢铁长城。

在这个时候,作为后方的我们,除了捐献爱心,做好隔离之外,也只能默默祝福。国家文物局官方微博就联合全国博物馆和文物考古遗址类官方账号开展了“文物系荆楚祝福颂祖国”。这次活动采取接力的形式,以文物来传递祝福。它固然不能治病,也不能当饭吃,当它们确实以独有的文化内涵,凝心聚力、提振精神,鼓舞士气。

这个活动已经进行了好几天,作为文物爱好者,小珏几乎每天都在观看。当看到2月17日的文物时,甚至感动得热泪盈眶。

这是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藏商周大金面具。说起这个博物馆,想必很多朋友还有些陌生,因为它实在太年轻了。本身,金沙遗址就是2001年被发现的,在此之上建立的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则是2007年才对外开放,是个不折不扣的00后。但是,它横空出世,就是国家一级博物馆。

金沙遗址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它被称为为“200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也被誉为本世纪初中国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在此之前,三星堆遗址已经相当出名了,它以大量奇异的青铜器出名,并且证明了古蜀国的存在。金沙遗址出土的,大多是金器和玉器等,它们的造型具有明显的古蜀国风格,与三星堆遗址一脉相承,勾勒出这个失落文明的发展轨迹。

金沙遗址出土的文物中,最著名的要数太阳神鸟金饰,现在已经成为了成都的名片,更是中国文化遗产标志。但是,商周大金面具,同样没有被遗忘,它以独具一格的造型,让人久久难忘。

其实,这样的面具,在金沙遗址中共发现了两个。而且,就是第一个较小的面具,揭开了金沙遗址的发掘的序幕。时隔六年之后的2007年,这件商周大金面具被发现,再次引起了轰动。

当时,就在小面具发现地不远的一个小圆坑中,考古工作者找到了一件已被揉作一团、不能辨识器型的金片。但是,它的一双眼睛,依稀可见,让专家欣喜异常。这块金片立即被送到修复中心,经过延展,它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大金面具体型不小,宽为19.5厘米,高为11厘米,厚为0.04厘米,重达46克,它是由自然砂金加工而成,含金量超过了80%。它的面部呈方形,额头平平整整,眉毛夸张地制作成刀形,长鼻高挺,双耳硕大。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眼睛是立形镂空的,显得十分威严。然而,它的嘴唇又微微上翘,略带一点神秘的微笑。

这件面具的背面虽然粗糙,也经过岁月的洗礼,但仍然保留着一些特别的物质。经过检测,这是生漆加黏土调和而成的粘合剂。考虑到它和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铜人面具有很大相似之处,而且铜人面具是粘贴在青铜人头像上的,所以推测这件大金面具,应该是粘贴在某种物体之上。它应该就代表着古蜀民的神祗,受到万人敬仰,传播福气。

现代技术来制作这样的面具,当然不费吹灰之力。然而,金沙遗址是距今3000多年前人类活动的遗存。要知道,在当时制作这样的面具,要先寻找自然砂金,然后加工、热锻成型,再进行锤揲加工成为金片后,继续剪切、打磨、雕刻、镂空、抛光等多种工艺,才能制作出这样美轮美奂的艺术品。这也可以看得出,古蜀国先民的制作水平,已经发展到了极高的程度。

金沙遗址博物馆以这件文物作为代言人,给湖北人民送去祝福,是经过细致考虑的。古蜀国先民开朗乐观,就如同大金面具的微笑一样,古蜀国先民也不乏严谨认真,就如同大金面具的威严一样。这件文物戴上口罩,是在告诉我们,在特殊时期,既要保持乐观的心态,又要以科学务实的态度做好防疫,出门要用口罩防护安全,我们终究会赢得胜利,总会在艳阳高照之时,看到彼此的微笑。